<delect id="qk5ak"></delect>
  • <dd id="qk5ak"><ol id="qk5ak"></ol></dd>
      
      

      <div id="qk5ak"></div>

    1. <div id="qk5ak"><tr id="qk5ak"><object id="qk5ak"></object></tr></div>
      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
     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

      扫描下载App

      逐梦童模镇:妈妈,我们明天几点拍照?

      摘要: 与童星不同,织里大多数童模没有对外界宣传和出名的需要。童模职业生涯短暂,身高过了160就穿不下童装,父母只求安安稳稳挣到足够的钱。

      摄影:吴建勋

      摄影:吴建勋

      钛媒体注:本文来自于公众号GQ报道(GQREPORT),更多独家报道可关注GQ报?#39304;?#26412;文采访、撰?#27169;?#25140;敏洁,编辑 :何瑫,摄影:贾睿 ,钛媒体经授权发布。

      “时尚看巴黎,童装看织里”,浙江湖州一个叫作织里的小镇的街头,挂着这样的巨幅标语。这个“中国童装之乡”不仅出产了国内童装市场上的半数产品,也聚集了数以千计的儿童模特。

      这些学龄前孩子在?#32844;?#22920;妈、爷爷奶奶的带领下,或带着成为童星的梦想,或背负着改写家庭命运的期望,从全国各地而来,加入“童模”的队伍。他们获取着比许多成年人都要更多的收入,也面对着许多成年人都不曾面对的复杂现实。

       “你能不能好好?#27169;?rdquo; 

      谷歌一直记得一个数字,264。这是衣服的数量——早上9点到凌晨2点,一件件衣服在她身上穿上、脱下、穿上、脱下……总共264件。

      谷歌老师,你冷吗?我都觉得冷。冬天的江南小镇连日阴雨,寒气袭人,摄影师裹着厚棉服问谷歌。

      对面的谷歌动作熟练,脱掉羽绒服,换上薄风衣。前?#24187;?#36824;在低?#33539;?#33050;、牙齿打战,但一看镜头扫了过来,立马腰背挺直,露出标准的微笑。

      谷歌老师,?#21482;?#36215;来,腿抬起来!穿着貂,装得很?#26143;?#30340;感觉!尽管谷歌才10岁,但摄影师还是叫她“谷歌老师”。

      谷歌老师,来一个喝着星?#32844;?#22312;巴黎街头撒欢儿的感觉!

      在浙江湖州这个名叫织里的镇子上,谷歌或许是名气最大的人。织里的街头排列着“时尚看巴黎,童装看织里”的口号,国内童装市场的产品半数出自这里。数以千计的孩子在?#32844;?#22920;妈、爷爷奶奶的带领下,或带着成为童星的梦想,或背负着改写家庭命运的期望,从全国各地而来,加入“童模”的队伍。

      而谷歌,就是“中国童装之乡”最耀眼的明星之一。

      谷歌上午7点起床上学,下午4点半放学,妈妈鲍水在校门口接上她直接去拍摄基地拍片,常拍到晚上十一二点。赶上旺季周末,夜里一两点才收工。在化妆间,她把一本时尚杂?#38236;?#22312;英语卷子下面,化妆师给她修眉毛,刀一停下来,她就往卷子上填一个单词。化妆师?#24471;?#22825;9点上班,谷歌露出羡慕的眼神:“9点!也太棒了吧?!”

      化妆师说,可你挣钱比我多得多啊。

      前来监工的服装厂家碰了碰鲍水的胳膊:你们是不是挣很多啊?鲍水笑笑:还好吧,呵呵。摄影师一听也笑了:谷歌妈妈的笑容?#20204;?#34394;啊。

      在织里,童模们按衣服件数结算工资,价格从一件几十块到?#35805;?#22810;不等,谷歌拍一件,120元。拍264件那天,就是31680元。工钱现结,拍摄结束后,厂家和童模经纪人面对面打开微信,扫码转账。熟练的童模,头刚从一个衣领里抽出来,马上塞进另一个衣领里,几分钟就拍一件。

      这天晚上,谷歌一小时拍了30件风衣,一会儿还要去另一个场子。鲍水说,随便拍?#27169;?#23601;跟玩儿是一样的。

      说是童模经纪人,其实多是孩子的妈妈。单子多了,一些?#32844;忠不?#36766;掉工作来到织里,专职给孩子当司机,穿梭于各个拍摄基地。

      童模的职业寿命,通常只有几年,学龄前儿童居多,零星有些小学孩子。身高1米60是个极限,一旦超过了,接不着订单,就得离开这行。?#39029;?#20204;对孩子的身高比名?#32622;?#24863;,一天有位妈妈谈起,有个叫蛋蛋的孩子的妈妈去世了。其他人搞不清楚,谁是蛋蛋?“就是拍130的那个。”大家一下都知道是谁了。

      摄影基地里,最小的男孩还站不直,换裤子时,纸尿裤会露出来。最大的女孩已经发育,脱下的衣服被拽走时,拉着袖子挡住微微隆起的胸部。拍摄常常要?#20013;?#20010;?#30740;?#26102;,让孩子们不要烦躁是件麻烦?#38534;?#24120;常有父母站在摄影师身后,双手举着iPad放动画片逗孩子开心。小孩盯着屏幕直乐,另一个大人上去帮他摆好姿势,摄影师赶紧按下快门。

      拍摄之余,来自全国各地的?#39029;?#20204;常会寒暄几句。他们最担心的是孩子上学的事,外地来的孩子很难进得了公立小学,要么上打工子弟学校,要么花高学费进国际小学。一天在拍摄场地,童模卓玛和卓伊的妈妈西贝跟鲍水抱怨,私立学校教学质量不行,期末?#38469;裕?#30417;考老师直接?#31859;?#29595;改答案,结果把正?#21453;鳶父?#25913;错了。

      鲍水劝她:赶紧转学出来啊!那地方哪能待啊?

      西贝笑了笑。她确实想帮卓玛转学,但来织里刚一年,没有门路。她问鲍水,能不能把谷歌的期末卷子借给卓玛练练。

      上学的困难并没有动摇西贝在织里站稳脚跟的决心。“没有什么比这个挣钱更快了。”西贝说,虽然童模只能做几年,但是就这几年,就能挣出“正常人一辈子也挣不来的钱”。

      在织里待了一年,她已经克服了曾经的不适——两个不满10岁的孩子是家里赚钱最多的人,比她和丈夫多得不是一点儿。

      来织里的?#39029;?#20204;,很多抱着类似的心态,希望借助孩子的努力改变家庭的命运。作为织里童模的先驱,谷歌家就是典型案例。2012年,鲍水顶着卖水果的丈夫的反对,抱着4岁的谷歌上了大巴,从山东威海来到了织里。她租了一个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的单间,一辆小三轮,抱着谷歌去童装厂一家家挨个?#22969;?#25512;销,拍一件衣服30块。

      六七年过去了,鲍水早已不需要为生计发愁。她的微信每天都能收到摄影公司的好友申请,因为很多厂家点名要拍谷歌,摄影公司搞不定她,就接不到这个单。有记者来采访鲍水和谷歌,用“00后最火童模年入百万”作为标题。最近两三年,来织里的童模数量猛涨,竞争越来越激烈,说起这方面的事,鲍水有些怨?#30591;?#36824;不都是这?#30452;?#39064;招来的。

      卓玛和卓伊,就是近一两年投身于潮水之中的孩子。但她们的日子不如谷歌好过,用当下时髦的话来说,“没赶上红利期”。丈夫还在河北保定老家,西贝一人带两个孩子在织里四处找活,情绪时常烦躁。一天在拍摄基地,卓伊不太配合摄影师,总对着镜头做鬼?#22330;?#30475;到别的小孩还排队等着,西贝冲上去对准卓伊屁股踹了一脚。卓伊“哇”的一声哭了。

      摄影师起身站到一边。10岁的卓玛走过来对5岁的卓?#20102;担?#20320;能不能好好?#27169;?/p>

      在拍摄现场,?#39029;?#20204;没有跟孩子慢慢讲道理的时间——孩子不配?#24076;?#24847;味着拍摄基地每分钟3到5元房租的损失,意味着摄影师、化妆师、前来监督的厂家工作时间延长,耽误接下一笔单子。童模圈?#26377;。?#37197;合度不高的孩子,不出几天厂家和摄影师都会知道,订单就越来越少。

      西贝带着两个孩子租住在镇外的村里,深夜拍完片,西贝得开二十多分钟的车到家。丈夫总跟她打电话说,别钻钱眼里去了,够了就行了,够了就行了。西贝的反应是,丈夫不在这个圈子里,他如果在这个圈子里混的话,看着大家都在?#27169;?#32780;且拍很多,怎么可能会不着?#20445;?/p>

      有天半夜,卓伊起来上厕所。一边上,一边迷迷糊糊地问西贝:妈妈,我们明天几点出门拍照?

       “这是一个复杂的小世界” 

      鲍水向摄影师介绍说,这?#28508;本?#26469;的记者,跟访谷歌半个?#38534;?#25668;影师后退了两步:你咋?#32844;?#35760;者招来了?

      一年前,鲍水经历过一件烦心?#38534;?#30005;视台来采访谷歌,鲍水带记者去拍摄基地。记者顺道采访了一个名叫叶祖铭的男童模。他长着一张混血儿的?#24120;?#29238;?#36164;?#22622;尔维亚人。

      面对镜头,11岁的叶祖铭说:“我叫叶祖铭,来自塞尔维亚。我的爱好是走秀、跳舞、影视表演、拍平面等,很多很多。做了两年多一点儿。反正这种赚钱方法比较容易,就像今天七十多件,大概八千块钱……我年收入高一点儿八十多万,低一点儿五六十万。”

      记者问他的人生志向,答案是:网红。“网红就是轻松一点儿,明星嘛太累了。每个人都想富裕嘛,有个富裕的生活。然后找一个好看一点儿的老婆。”

      镜头外传来大人们的笑声。叶祖铭伸?#32622;?#20102;摸下巴,接着说:“迪丽热巴那种,你懂的。”

      节目一播出,叶祖铭就上了微博?#20154;眩?#32593;友们说他是“油腻童模”。叶妈妈很生气,问鲍水要记者联系方式,鲍水说,不记得了。叶妈妈半夜两三点又给鲍水打电话,你想起来没有?

      节目播出一年后见到叶祖铭时,他涨价了,180元一件,在织里童模中排名第一。叶妈妈说,在织里最大的困难就是拍摄太多了,排不开,不给人拍的话,总觉?#27809;?#24471;罪人。叶祖铭总结出了一种让重要厂家开心的方法?#21917;?#20182;们约每天第二、三场的拍摄。因为拍第一家刚起床,状态出不来,拍最后一家时累了,情绪不好,不?#22836;场?/p>

      问叶祖铭,还想当网红吗?他回答说,只想?#24065;?#20010;平凡的普通人,一个打工?#23567;?#29702;由是:一、长大了,想法变了。二、你没有像他们一样举着摄像机问我。

      厂家的版型没有打好就急忙拿来拍照,叶祖铭穿上裤子发现拍不出效果,有点儿生气:这3分钟,我已经损失180块钱了。印着PUMA、CHANEL logo的山寨衣服让他觉得土气,“乡下!”“我是卖掉我的尊严在拍摄。”“?#27604;唬?#25105;的尊严不值180。”

      电视台记者来的那天,看着摄像机刚在拍摄基地架起来,一位妈妈对鲍水说,你到时候看吧,人家肯定又说咱们用童工。鲍水心想,自己的小孩自己用,怎么就童工了?

      记者走后,其他模特妈妈们过来劝她别再接受采访了,招来更多的小孩,竞争更激烈了怎么办?我们这也是为了你好。随后几天再来拍摄,有人问她,今天?#21482;?#25307;来什么记者呀?再后来,那?#19968;?#22320;渐渐没人愿意去了。

      叶祖铭妈妈跟鲍水反复要记者的联系方式,她最终还是没给。她再也不想在报道里跟其他童模产生关系。与童星不同,织里大多数童模没有对外界宣传和出名的需要。童模职业生涯短暂,身高过了160就穿不下童装,父母只求安安稳稳挣到足够的钱。鲍水一遍遍地说,我带你去基地,她们是要骂我的。“这是一个复杂的小世界。”

      摄影师赵世平来织里开摄影公司前,在?#26412;?#30340;时尚圈工作,也做过童装摄影。在他眼中,这是?#34903;纸?#28982;不同的拍摄方式:

      在?#26412;?#22899;孩们披着自然的黑发,化淡妆,不佩戴其他搭配,在镜头前自在玩耍,摄影师主要是抓?#27169;?#36861;求自然和放松。

      织里的小孩则一人带着一个行李箱,里头装满了从淘宝买回的十几块钱的配饰,各种?#19976;?#30340;帽子和墨镜,印着大字母的帆布包和袜子。小男孩们的头发烫出一个个小卷,小女孩们涂上红唇,按摄影师指示摆出固定pose。

      从前在?#26412;?#20064;惯的市场规则,在织里不管用。在?#26412;?#26381;装厂家通过广告公司找模特,厂家与模特不直接接触,产业链上各赚各的钱,不动别人的蛋糕。在织里,厂家与模特直接谈,再找摄影公司,往下压价。

      赵世平的合伙人常常需要去跑厂家,拉拢关系。镇上的摄影公司一两百家,跟厂家维护好关系和拍出爆款同样重要,是行业共识。跑厂家时,总会碰到妈妈们带着孩子一家一家跑单,推销自家孩子。和订单不多的摄影师一样,妈妈们?#19981;?#20027;动降价,以求换来一个拍摄机会。

      谷歌早已不用经受这样的竞争。在行业里摸爬滚打六七年,?#25345;?#24847;义上,谷歌已经成了和其他童模不一样的人——大部分童模只是作为“?#24405;?#23376;”,帮厂?#39029;?#29616;效果,而谷歌已经具备了引领风潮的能力。有一天她去湖州?#26143;?#21830;场买了几件毛衣,一回镇上,就被熟悉的厂家看中了,马上借到厂里打版生产。

      摄影:吴建勋

      与此同时,卓玛和卓伊的妈妈西贝总为抢订单感到苦恼。有一次厂家需要找童模试版,她报价3小时1600块。结果有人直接用600块拍一整天把单子抢走。西贝气得不行,“这不是在扰乱市场吗?”还有一次,两个小孩一起?#27169;?#21331;玛去晚了一会儿,另一个小孩儿已经把分给她的几件衣服给拍了。

      拍摄基地老板从网上搜罗各种拍摄背?#24052;跡?#24037;业风、Ins风……每几个月根据爆款网?#36158;?#35013;一次基地。最新的风潮是买镜子,淘宝上一个童模在镜子前拍出爆?#30591;?#21508;基地也?#36861;?#20080;回镜子装上。一位大个子摄影师给谷歌拍照时,反复引导她,要拍出Ins风,“就那种Ins,Ins啊,懂吗?”

      问摄影师啥是Ins风,他说他也搞不懂。啥火拍啥?#38534;?/p>

       “让所有的客户都满意”

      这两年,鲍水常看到?#39029;?#24102;着小孩来摄影公司试镜,在她看来,其中很多人都吃不了这碗饭。“很多咱看着都丑得要死,但是他妈妈会觉得他漂亮。”

      鲍水不爱和其他童模家庭打交?#39304;?#22905;说,在织里没有真心的朋友,母女俩在一起就够了。7年下来,鲍水手里累积了两千多个厂家资源,每天都会收到几十个微信好友申请,厂家、摄影师、其他童模的妈妈。妈妈们觉得鲍水出头了,肯定会帮助后来者。

      一次厂家让鲍水帮忙挑一个童模,正好有家人去跑厂,厂家就让她们跟鲍水联系。而鲍水已经定下另一个童模,只好说不行。对方从此见到鲍水,再也不打招呼。鲍水灰了?#27169;?#20026;了避免类似的是非,从此以后很少回应其他人的求助。“我没有那么多的口舌去跟他们废话。”

      织里的童模行当,构成了一个体系完整、分工细致的产业链。镇上有十几家童模培训机构,负责人每天都要面对的一个问题是,在你家学成之后,能去拍照赚钱吗?负责人不好直说——说到底,还是看颜值。颜值这种东西,你?#39029;?#37117;没有给到小孩,怎么要求培训机构给?

      一天下午,3周岁以下小孩组成的“萌娃班”开始上课。教室里摆放一块T台板,边角装饰着LED发光棒。动感舞曲中夹杂着哭声,听到孩子哭了,一个?#39029;?#36214;紧推门进来,抱出门去安慰。最小的孩子只有18个月,负责人劝?#39029;ぃ?#23567;孩可能还听不懂老师说话呢。?#39029;?#35828;,感受感受气氛也好。

      有些培训学校会组织童模比赛。童模陈诺的?#32844;?#24102;她去?#36158;?#21442;加“2019小童星?#25991;?#21326;全球盛典”,比赛为期3天,来了5000多个小孩,每人报名费2000元。只要参加,就能拿到最佳潜力?#34180;?#26368;佳模特?#34180;?#26368;佳童星奖中的一种,如果加钱,还有可能拿到最佳?#39029;そ薄?#20840;球形象大使?#21462;?#36830;续两晚的颁奖晚会,都从下午5点开到晚上10点,一次上台20个孩子领?#20445;?#24635;共颁了5000多个?#34180;?/p>

      陈?#30340;?#20102;最佳模特?#20445;?#20294;?#32844;?#21364;高兴不起来,他有点儿担?#27169;?#24590;么陈诺的仪态还不如参加培训之前呢?半年来,他在培训上花了三四万。

      这些试图通过培训机构冲进童模市场的童模们,在鲍水看来,是?#39029;?#27809;找对门?#39304;?/p>

      来织里前,鲍水和丈夫在威海卖?#36824;?#20986;口到东南亚。生意由盛转衰,亏损了一?#38382;?#38388;后,缩减规模,不存货,把存放?#36824;?#30340;冷库抵押给了银行。鲍水想带谷歌去织里拍照,丈夫死活不同意,觉得丢脸——大人没赚到一定数,让三四岁的小孩出来赚钱,这算什?#35789;拢?/p>

      鲍水后来趁着丈夫出国谈订单,抱着谷歌上了去织里的大巴,票是童装厂家帮忙买的。上车之前,婆婆不停担?#27169;?#36825;娘俩是不?#28508;?#20256;销的给骗了?

      厂家鼓动母女俩来织里,是因为看过谷歌的照片。谷歌从前胆小,上幼儿园整天不敢说一句话。鲍水常带谷歌去一家童装店买衣服,老板?#19981;?#25293;照,鲍水心想着孩子不能一辈子内向,希望镜头可以?#22303;端?#20415;让老板给她拍。

      谷歌哭着不?#27169;?#40077;水带她下楼,板起脸说,你到底要不要?#27169;?#19981;拍咱上去拿衣服就走。谷歌看妈妈生气了,憋住眼泪,点点头,我要?#27169;?#35201;拍。

      回忆这段往事时,鲍水脸上浮现出自豪的神情:她可能是看出来我不高兴嘛,也可能是为了讨?#26790;遙?#20063;可能的。

      在威海拍一天的画册,能挣100块。鲍水开?#20960;?#21035;人展示谷歌的照片,夸的人多了,谷歌渐渐有了自信,活泼起来。一天晚上,母女俩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片,鲍水问谷歌,我们去个更大的地方好不好?你想拍多少就拍多少。谷歌眨了眨眼,蹦出一句话,衣服多吗?鲍水说,多。

      母女俩2012年来织里时,有名的童模只有7个,?#30452;?#20027;导着各个身高段,抢手的小童没有(童模圈术语,专指身高1米以下的童模)。1米左右的谷歌有经验,模样好,填补了市场空?#20303;?#29031;片拍得多了,有了名声,厂家们?#36861;字?#21517;要谷歌拍。新来的摄影公司便赶紧找鲍水,雪球越滚越大。

      3年前,是谷歌最火的时候,淘宝上到处是她的照片,拍摄预约排到了半个月之后。谷歌快上小学了,鲍水不愿让她去打工子弟学校念书,放出话去,谷歌一定要去最好的小学,否则就要回老家。熟悉的厂家听到这件?#24405;?#20102;,说不能放谷歌走,动用关系送谷歌进了好学校。

      谷歌学习成绩一直不错。临近期末?#38469;裕?#27599;天有十几张复习卷子要写,化妆的时候、赶场的车上、摄影师布景的时候,一有零碎时间,谷歌就从口袋里掏出笔写一阵。

      摄影:吴建勋

      有天晚上拍照到12点,第二天睡过了头,鲍水跟老师说?#24403;?#32974;了,要迟到一会儿。谷歌走进教室的时候,老师不在,同学们齐刷刷抬头看她。没有人问她为什么迟到了。她的同学多?#28508;?#22320;人,只有她一个人在当童模。?#23458;?#22905;会尽量洗个头,让拍摄时烫的头发卷在第二天直回来。

      期末考后,鲍水开玩笑说要买几根?#25910;幔?#32771;上90了就内服,没考上就外用。

      别的童模?#39029;?#19968;聊起孩子的学习,都把谷歌当作拍照不耽误功课的典型代表,不停夸?#20445;?#20294;鲍水总是尽量行事低调。她小心翼翼地控制谷歌的价格,永远不当价格最高的那个人。她总是叮嘱谷歌,你要记得,咱们都是靠厂?#39029;?#39277;的。

      刚来织里,谷歌就尝到过让客户不满意的苦头。那是她在织里的第三次拍摄。她换上厂家准备的新款童装,在镜头前待着,等摄影师给她一些指导。摄影师不说话,谷歌也不动,双方僵持着,快门声迟迟没有响起。

      厂家代表看不下去了,等谷歌换上自己的衣服后,在沙发上丢下?#35805;?#38065;,10张10元,凑了个整百,抱着童装跑了。

      这件事谷歌一直记到现在。她说除了这次采访,没有跟人提起过。她将其理解为职业生涯中的一次教?#25285;?#20182;们本来就是花钱找我拍照的嘛,又不是来照顾我生意。

      回家后,她打开淘宝,搜索“女童”,对比着详情页上的模特图苦练姿势。如今,摄影师一举起相机,她自然地右脚迈出一步,收回,再侧身左脚迈出一步。捏?#36941;堋?#27498;头笑,踮起右脚左?#30452;?#32822;……

      面对采访镜头,她熟练地说道:我一定要努力把照拍好,然后让所有的客户都满意!

      谈起谷歌的性格,鲍水最常用的?#31283;?#35789;是“乖”。她能列举出一系列的例子:谷歌从没有发过脾气、不需要玩具来哄、在学校有很多朋?#36873;⒈话?#20027;任疼爱、?#19981;?#28436;戏、没人说谷歌一句不好、摄影师和化妆师是谷歌最好的朋?#36873;?#29677;主任的母亲去世,班里只有谷歌一个人冲上去抱住老师,流着泪安慰她。按照班主任的?#31283;藎?0岁的谷歌“情商高”、“遇上事情可以跟她商量”。

      鲍水说这些时,谷歌在旁边听着,不说话。

      平日生活里的谷歌,偶尔会显露出和镜头前不同的?#24187;妗?#26377;一天,她拿着摆拍用的塑料照相机,想起了刚刚做过的科学作业:照相机利用了光的折射原理。她惦记着没做完的作业,两张卷子和笔放在一堆衣服中间。要是哪天放学不用拍摄,她会觉得生活美滋滋的。

      问她是否有?#19981;?#30340;摄影师,谷歌摇了摇头,没有。

      那有没有讨厌的摄影师?

      她突?#35805;?#39640;音调,多了去了,摄影师我都讨厌!

      为什么?

      她的声音又低了下去,没有他们我就不用拍照了。

      那化妆师呢?

      她想了一会儿说:有没有化妆师我都得拍照,所以说我讨厌化妆师有什么用呢?

      而刚来织里一年的卓玛,还保持着对镜头的兴奋?#23567;?#19968;天拍摄结束后,西?#36766;?#25668;影师吃火锅,希望他给小女儿卓伊多推点儿单子。

      卓玛抢着说,我也要!也给我多推点儿!

      “我是不是也该去跑一跑?”

      来织里前,西贝和丈夫在保定经营婚纱摄影公司,做了十几年。春节后的正月,是一年内营业额最好的时段,但西贝聊起家里的生意,不停感叹一年不如一年。下乡做活动找客户、预约拍摄、拍摄内景外?#21834;?#21021;调片子、选片、修图和设计册子……从前期到出成品,过程烦琐,十几年下来,她觉得烦透了。

      2016年,卓玛参加走秀比赛得了?#20445;?#20027;办方说,可以将小孩输送到织里当模特。西贝第一次听说了这个小镇。她带着卓玛在上海、苏州、?#36158;?#29609;了一圈,然后来织里拍了不到半个月,路费挣回,还绰绰有余。

      从织里回保定后,她断断续续和厂家有些联系。2018年初,她想,不如带两个孩子一块去织里发展。

      和谷歌家的情况类似——孩子妈妈动的心思,?#32844;?#31532;一个站出来反对。西贝丈夫听后的反应是:你肯定开玩笑的。“他没有考虑(来织里发展),因为他会比较注重男人的尊严……怎么讲呀,虽?#35805;职?#20010;子不高,但是大男子主义还是蛮强的那种。”

      这是许多童模家庭都曾有过的状况。7年前,鲍水趁丈夫出国谈生意,带着谷歌离开了威海老家。夫妻俩从此两地?#24535;櫻?#20851;系冷淡。谷歌很少和?#32844;?#20027;动联系,有时?#32844;?#25171;电话过来,鲍水需要逼着她接电话。

      偶尔,?#32844;忠不?#26469;织里探望母女俩。有一次跟着她们去湖州?#26143;?#21507;自助?#20572;?#39277;桌上说了一句话,鲍水听了情绪复杂:你们比我想象的好过多了。

      ?#35789;?#26469;织里,鲍水丈夫也从不陪母女俩去拍摄。鲍水说:“我让他带谷歌去拍照,不可能?#27169;?#20182;?#20992;?#20154;。他说我自己没赚到一定的数,?#35895;?#38394;女去赚钱?”

      有次鲍水开车去车站接上丈夫,然后直接送谷歌去拍摄基地。到了现场,丈夫待了一会儿就要走,说我去洗车好了。丈夫来织里住的时候,鲍水有点儿不习惯,觉得“怪怪的”,好像家里多了个人。

      谷歌已经习惯了在织里的生活。有一次她回威海老家,街坊邻居老冲着她喊“宝宝”。她搞不明白,宝宝是谁?她已经忘记了,那是她离开威海时的小名。

      2016年西贝带着卓玛第一次来织里时,丈夫从保定开车过来,?#28079;?#22899;俩带回家。他看不惯童模这个行当,?#26790;?#36125;的话来说,丈夫当时?#19981;?ldquo;相当难听”:“他就说这边孩子都是工具,你?#39029;ぐ涯?#20010;作为父母的责任推到孩子身上。就那样说,说这不好。”

      不过,西贝丈夫的脾气,没有鲍水丈夫那?#36766;?#30828;。两年后,他虽然不太情愿,还是开?#34507;涯?#22899;三人送到了织里。摄影公司的人劝他:孩子做这份工作总比大人容易些,在这边停留几年,孩子赚这个钱够她以后上大学、出国留学了。总比你自己继续奋斗给她挣,要来得容易一点儿吧?

      他没作声,把车留给了西贝,一个人坐飞机回了保定。

      刚来织里的时候,西贝最在乎的是两个孩子的学习情况,把当童模定位成课余兼职。西贝的父母打电话叮嘱过她,要让孩子好好上学,不能只顾赚钱拍照。“我一个女人带着孩子过来,然后玩一玩儿,?#23454;?#36186;一些家用,就可以了。但是很多父母就指着这个赚钱,我当时就接受不了了。”

      西贝接着说:“但是现在我感觉我能接受了。因为确?#24471;Α?rdquo;

      卓玛和卓伊的奶奶后来也过来了,帮西贝照顾孩子们的饮食起居。新的一年,西贝考虑着给卓玛和卓伊多接点儿单子,反正来都来了。刚来那会儿,她想,一个月挣几万块钱就满足了,如今,一个月十几万也不满足——别的?#39029;?#23601;带一个小孩,一个月拿到几十万没问题?#27169;?#33258;己还带两个呢。

      从前在保定,卓玛每个周末排满了班,上午文化课补习,下午中国舞,傍晚口才课,晚上爵士舞,?#26234;?#21017;因为西贝接送不过来放弃了。家里楼下就有书店,小孩可以去?#38469;?#39302;待着。

      而现在,整个织里镇上只有一家新华书店,?#35805;?#24215;面铺满?#35848;ǎ?#21478;?#35805;?#30340;?#35805;?#21017;在卖文具。模特又上学又拍照,几乎没有时间去学其他东西。有时候单子多了,卓玛拍到凌晨,第二天西贝就跟班主任找个理由请假。

      一天拍摄的时候,太阳露了个脸就消失了,风冷冷地吹着,卓玛穿着短袖和薄卫衣,说小指?#33539;?#25277;筋了。西贝在旁边劝摄影师,不如我们去找一个摄影基地,去室内拍好不好?她心里着?#20445;?#27605;竟,这个厂家之前就说要换模特了。

      事情的起因是,有个和卓玛身高相似的童模妈妈越过摄影公司,直接跟厂家降价抢单。带着小孩挨家挨户地赔笑?#22330;?#36865;礼物、降低价格的妈妈,通常分两类:一类是新来?#27169;?#24613;着打开市场,一类是身高快逼近上限?#27169;?#30528;急抓住最后的机会。抢卓玛单子的小童模,已经不去学校上学了,偶尔请家教,妈妈每天带着她跑厂家?#19994;?#23376;,摄影师赵世平说,“就是想捞最后一笔”。

      2016年刚来织里时,卓玛身高和同龄的谷歌一样,都是133cm。现在,谷歌140cm,卓玛已经到了150cm。孩子身高不停上涨,西贝很焦虑。摄影师赵世平告诉她,卓玛这个年龄段长得很快?#27169;?#20877;长上去就没法拍了。西?#36766;?#36731;点了点头。来织里一年,西贝有单就接,与摄影公司和厂家都会加微信,但不主动聊天,不“维护关系”,她相信人与人的关系是自然发展的。

      但现在,她觉得织里不再是两年前的织里了,不断在想,我是不是也该去跑一跑?

      与此同时,她为孩子的未来感到?#21482;?mdash;—模特是一份没有积累的工作,除了赚钱,对未来没什么帮助——西?#36766;?#35843;,这一点,她看得很清楚。

      有化妆师和摄影师告诉她,不如?#31859;?#29595;往成人模特发展,读半天大学出来,能挣多少呢?模特可就不一样了。她本打算在海?#19979;?#25151;,把户口迁过去,将来?#31859;?#29595;异地高考。但知道?#26412;?#22823;学生毕业后的平均工资后,她?#38047;淘?#20102;——模特这个职业比起其他的工作,比如白领那些,赚得更多,感觉也不累啊。

      他们都劝我,给卓玛多接点儿单子。他们都劝我,以后卓玛可以往成人模特发展。西贝反复念叨那些劝告,反复念叨我是不是要多接一点儿单?她问了好几遍,这次采访中,其他接受采访的孩子们一天最多能拍几件,未来有什么打算。

      问到最后,她看向卓玛,用手撑着头说,卓玛还是接太少了。要不要多接点儿呢?

      一天早上,西贝去摄影公司串门,跟老板聊天维护关系。老板聊到对童模市场的观察:某些人把孩子当成赚钱的工具了,靠孩子去赚钱,父母对吗?小孩子在上学的时候,使劲地接单,摄影公司不行,自己再去?#19994;ァ?#25105;去,那是有多爱钱啊!

      西贝没有说话。对方赶紧补上一句,不是?#30340;悖?#20320;不要多想啊。

      西贝说:没事!?#22815;?#25171;能力会越来越强。

      “我希望她走正规一点儿”

      再过半个月,农历新年就要到了。西贝不想回老家过年,跟丈夫吵了一架。最?#29031;?#22827;?#20180;?#20102;,同意来织里一块度过新年。今年过年前的光景跟往年有些不一样,前几年,童模们要忙到腊?#38706;?#21313;八才收工,但今年,工厂早早关门放假,童模们也没单子可接,很多都回了老家。

      一家童装厂的老板说,今年衣服销量不好,工人价格高,房租又贵,?#35805;?#30340;童装厂都亏本。“2017年,很多人买了好?#25285;?#25918;鞭炮,房东不舒服了,马上给你涨价,30万涨到50万。小镇上太高调了,赚点儿钱就飘起来了。今年生意价格又不好啦。”

      西贝盘算着,?#26085;?#22827;来了,还是要劝他留下来一块帮忙。一个人带两个孩子赚钱,她有点儿绷不住了。相比起卓伊,卓玛好带些,她?#19981;?#24102;卓玛出门拍照,卓伊就在租的房子里跟奶奶待着。一到晚上,总是打电话催她回来。西贝心里不好受,感觉冷落了小女儿。如果想要多接单,她心想丈夫一定得过来。

      过年前订单少,西贝心里着?#34180;?#19968;天室外拍摄后,她请摄影师吃火锅,不停问,你们什么时候?#25293;?#25226;照片修出来啊?卓玛说,反正相机你现在就拿着,掏出来给她(西贝)看看今天拍得怎么样吧?第二天早上,西贝直接去了摄影公司,自己动?#32844;?#21331;玛穿着厚裤袜的腿修小一圈。

      就在西贝想方设法多找订单的时候,鲍水已经在为谷歌考虑新的出路了。期末?#38469;?#32467;束后,鲍水带着谷歌去万达广场吃饭。母女俩为吃完饭什么时候回家产生了?#21046;紓?#40077;水想早点儿回去,她想让谷歌拍一个试镜视?#25285;?#26377;一部电影要?#20449;?#20027;角,号称中国版《这个杀手不太冷》。但谷歌不太愿意。

      谷歌说,吃完饭要逛街,还要看电影。鲍水说,那视频什么时候?#27169;?#35895;歌说,要不别拍了,你看人家女主角13岁,我才10岁呢。

      谷歌不着?#20445;?#20294;鲍水着?#34180;?#22905;着急的不只是这个试镜视?#25285;?#26356;是谷歌的前?#21834;?#34429;?#25442;?#39030;着“织里第一童模”的称号,但鲍水心里清楚,随着谷歌越长越高,往后的订单,只会越来越少了。

      有一天在拍摄场地,谷歌拿出?#21482;?#22312;淘宝上给自己挑一?#23039;?#34915;,她不满意妈妈挑的。她在搜索框打下“女童睡衣”,第一个页面出来,她对着屏幕喊了一句“马戏团!”化妆师很惊讶,“马戏团”今天有来吗?这是谷歌几乎每天都会碰上的另一个童模。

      不一会儿,她又在淘宝上看到了另一个熟悉的小朋?#36873;?#20294;是谷歌本人,近来已经很少出现在淘宝上了。有摄影师说,谷歌是“老模”了,而淘宝上倾向小模特,小小的看起来才可爱,“小可爱”、“小月月”,现在人气最高。谷歌现在接的单子,厂家拍完直接在微?#25490;?#21451;圈卖。“现在我们全部是厂家。网店很少用大孩子?#27169;?#32593;店?#35805;?#30340;不会超过1米3的。”鲍水说。

      拍童装也是个苦力活,反正我们是拍够了,鲍水?#20843;?#30528;,以后谷歌就去当女演?#34180;?#21435;年冬天,母女俩在横店拍戏度过。正月十六开学,母女俩为了拍完戏分,到正?#38706;?#21313;几才回到织里。

      同样都是接受拍摄,带给鲍水的完全是?#34903;?#24863;觉——在横店,我都要急疯了,我就那种感觉,真的。总共不到两百场戏,四集好像,能急?#39304;?#22240;为拍戏不跟咱拍平面一样,平面那儿以咱为主?#27169;?#23545;不对,他?#23478;?#25105;为主,拍我就行了,就这样的。你拍戏,你要等这个,等那个,?#27597;?#37117;比咱牌大,咱都得靠人家。对不对?

      有戏的时候,谷歌5点钟起?#19981;?#22918;,然后一直等着,什么时候有?#36153;藎?#19981;知?#39304;?#20294;又不敢不等,鲍水害怕错过机会。这种空等着无事可做的状态,让鲍水很不适应,甚至抓狂。等一天,工钱几百块,比拍平面差远了,但鲍水还是愿意?#21462;?#28436;员嘛,比模特?#26143;巴尽?/p>

      鲍水说,自己已经想清楚了,将来要把谷歌送上专业演员的道路,?#23478;?#26415;类院校。“我希望她走正规一点儿,现在童星吧,我觉得没什么意思,毕竟长大那天,还是要真才实学?#27169;?#23545;不对?”

      拍照时,化妆师跟谷歌开玩笑:你要是早睡早起长高高了,就拍不了了,你现在还能拍两年。谷歌回答说:“我想早睡早起……我妈不?#24066;?#21834;。”平常时候,拍完照回到家大概10点、11点,单子多了,会拍到凌晨。这样的日子,她过了7年。

      摄影:吴建勋

      但现在,鲍水打算让谷歌早睡了,甚?#37327;?#34385;让她?#23458;?点就睡觉。谷歌个儿长得有点儿慢,比同龄的卓玛已经矮了10公分。对于当童模来说,这是好事,意味着可以多拍几年。但鲍水现在考虑的已经不是童模的事了——以后要当演员的谷歌,必须长到1米68。

      春节之前,鲍水一直惦记着一件?#38534;?#21435;年去横店拍的戏一直没上?#24120;?#23548;演说,没有拍完,春节前会继续拍的。问了好几次,导演都说一定会?#27169;?#20294;总是没个准信。鲍水已经不好意思再问了,但又不甘心。

      打算让谷歌拍试镜视频的那天晚上,鲍水在商场餐厅的饭桌上问谷歌:“那你好好说,你?#19981;?#25293;戏还是拍平面?”

      “我什么都不?#19981;丁?rdquo;

      “你?#19981;?#24178;吗?”

      “我?#19981;?#20687;我同学一样。”

      回程的车上,鲍水再一次问谷歌:“你摸着良心说,你到底喜不?#19981;?#25293;戏?”

      “摸着我的良心说?你?#33539;ǎ?rdquo;

      “?#33539;ā?rdquo;

      “我不?#19981;丁?rdquo;

      鲍水?#32842;?#20102;。

      “你逼我?#27169;?#20320;?#26790;?#25720;着我的良心说的。”谷歌说。

      更多精彩内容,关注钛媒体微信号(ID:taimeiti),或者下载钛媒体App

      本文系作者 精选 授权钛媒体发表,并经钛媒体编辑,转载请注明出处、作者和本文链接
      分享到:

     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,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「钛媒体?#22815;?#32773;「taimeiti」,或用?#21482;?#25195;描左方二维码,即可获得钛媒体每?#31449;?#21326;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,并参与编辑活动。

      精选
      精选

      精选和转载来自其他媒体的趣闻

      评论(12

      • 北地之风 北地之风
        回复
        3

        额 工业化之下哪有人性可?#35029;?#19981;过这是两个头部家庭的故事,而底层的模特不是赔钱就是放弃了吧。

        2019-04-11 12:02 via android
      • Wwas Wwas
        回复
        1

        父母把孩子当作家庭财产,挣钱工具,动辄打骂从不考虑未来

        2019-04-11 14:15 via iphone
      • 神仙树下 神仙树下
        回复
        1

        这群父母,无话可说

        2019-04-11 11:17 via iphone
      • 打听虫 打听虫
        回复
        0

        我觉得钛媒体的文章都挺冗长?#27169;?/p>

        2019-04-15 06:56 via android
      • 钛iy8F76 钛iy8F76
        回复
        0

        ?#24403;?#29238;母!底层永远都是底层思想!

        2019-04-12 14:47 via iphone
      • 钛iy8F76 钛iy8F76   回复  螺螄粉的覺悟
        回复
        0

        好可悲的小孩!

        2019-04-12 14:47 via iphone
        • 螺螄粉的覺悟 回老家祭祖的时候就听到老家的人对小孩说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。能发财就可以了。悲哀
          2019-04-12 07:06 via?weibo
          回复
          0
      • 钛iy8F76 钛iy8F76
        回复
        0

        这群孩子好可悲!

        2019-04-12 14:45 via iphone
      • 回老家祭祖的时候就听到老家的人对小孩说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。能发财就可以了。悲哀

        2019-04-12 07:06 via weibo
      • 知璞 知璞
        回复
        0

        对金钱和未来的焦虑,人之常情

        2019-04-11 15:37 via iphone
      • 钛aDZ21a 钛aDZ21a
        回复
        0

        没想过,还有这样的一条产业链

        2019-04-11 12:46 via android

      Oh! no

     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?

      分享到微?#25490;?#21451;圈

      pk10软件计划

      <delect id="qk5ak"></delect>
    2. <dd id="qk5ak"><ol id="qk5ak"></ol></dd>
        
        

        <div id="qk5ak"></div>

      1. <div id="qk5ak"><tr id="qk5ak"><object id="qk5ak"></object></tr></div>

        <delect id="qk5ak"></delect>
      2. <dd id="qk5ak"><ol id="qk5ak"></ol></dd>
          
          

          <div id="qk5ak"></div>

        1. <div id="qk5ak"><tr id="qk5ak"><object id="qk5ak"></object></tr></div>